心有一片天,脚踏一方地

:admin ʱ:2016-12-14 0:0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复盛加油站值班长赵文量和他的家

 

从四公里加油站调到复盛加油站,站经理谭姐说为我找个好班长带带我,多学些技能。

班长?加油站有班长?我心中有些疑惑。我刚刚参加工作的四公里站,由于销售量低,员工也少,一人一班,我从来没听说过加油站还有班长。站经理谭姐说,复盛站销量大,员工二十多个,南北站分成了六个班,每个班都有一个值班长,班长就是带领班组完成工作。噢哟,在加油站上班,又多了一个人管我,心里顿时忑忐起来。

谭姐站在办公室外,朝加油现场大声喊了一声:“赵文量。”

“到!”一个洪亮男中音立即响应,一个高大的身影旋即来到谭姐身旁。谭姐的一番交待,我都没听清楚,就赶紧打量我的班长。班长是个微微发福的帅叔,方方正正的脸带着笑意,很热情的伸出手,我赶紧握上去:“赵班长,你好。”

班长嘿嘿大笑起来,“哎,莫喊赵班长,班长又不是官。喊我赵哥吧,欢迎你加入我们班组。我们班有美女了,谢谢谭姐。”几句话,就把我和谭姐逗乐了,看来赵哥是个好班长。

加油站缺人手,赵哥立即就带我去加油岛熟悉熟悉,准备上班了。他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安全,员工自身的安全。他说,高速路加油站进出服务区的车辆速度都比较快,要注意观察车辆行迹,千万不要站在车头和车尾,更不要站在两个车的中间,然后参观了一圈加油站。

赵哥的第二课是识别汽车。讲真,我都在加油站上班两个多月,还真不认识汽车。赵哥指着一溜车说,奔驰、宝马,哈弗、吉利,低中高档车,汽油车柴油车,93#汽油车97#汽油车,左油箱右油箱,如数家珍。

我问,加油员也要学这个吗?赵哥说,那当然了,车辆进站,你第一眼就要判断这车是加啥油的,油箱在哪边,好引导、招呼车辆开进哪个加油车道。赵哥说,还要会识别车牌,渝FHG的车,一般开的长途,加油也多,渝AB的车回城加油少出城加油多。加油也这么专业啊!

赵哥真是个好班长。他不是官却胜似官,我们班的班前会全站开得最好,服装最整洁,口号喊得最响,清洁做得最棒。他是兵,但当兵当得更彻底,全班他最忙,马不停蹄的穿梭在加油站的每一个角落,卸油计量,安全监护,既持枪加油又洒扫前庭。他是加油员,更是服务员,像酒店的大堂经理一样迎候客人,像火车站的站台服务员那样跟旅客挥手告别。在我的眼里,他从来没有行云流水般的舒缓节奏,工作总那么忙碌。

我们班在他的带领下,全班员工齐心协力,现场的销售氛围热烈,服务热情高涨。

赵哥个大心细,体壮手巧。加油站的工具室几乎是他的私人珍品室,工具箱是他的百宝箱。复盛站加油机使用多年,故障率较高,松松紧紧螺丝,卸卸换换配件,都是他的事。就一件事他不做,就是关于电的操作作业,他说,公司规定要持证上岗,我没电工证,所以我不修电,——真是既刻板又规范。

如果说,像赵哥这样的值班长值得讲一讲他的故事,那么中石油加油站值班长的故事就太多了。成就一个人,不是起点,也不是终点,而是起点与终点之间的时间。

那天休班,我和站上的核算员钱姐拉家常,很惊奇的得知,赵哥就是她老公。

“你们夫妻俩在一个加油站?”

“是啊!你才来嘛,不晓得。”钱姐看我惊讶的表情平静的说,“他也当过我的班长。”

“哇,那赵哥是不是利用值班长的权力把你追到手的?”

“哈哈,哈哈,班长有啥权哟,他还没权力追我哟。”钱姐摆起了她们一家的故事,一个从头摆起的故事。

钱姐说:“赵文量最开始,四处打工,直到十三年前,进了公司,才算有了份稳定的工作。起先在石板加油站做加油员,几个月后就当了班长,后来调到复盛当班长。他在公司一干就是十三年了。”

“十三年了呀,那你呢,钱姐?”

“我在公司都十年了,我们是公司的老员工了。”

我很好奇,“你们中间差三年,不是一起进公司的?”

钱姐说,“我们结婚以后,我都生了小孩,我才进公司的。还不是赵文量嘛,说这个公司好得很,我也进来了。”

“那你们觉得公司好吗?”我新入职的员工,最关心了,赶紧问道。

钱姐很满意,她说:“我们公司好。”无论对自己的生活,对自己的家庭,对自己供职的公司,她都感到心满意足。“我在公司的三个加油站工作过,后来,公司领导照顾我们,把我调到复盛来,我们俩口子就团聚来噻,这都八年了。”

十三年的值班长,五年的夫妻分居,八年的夫妻同事。赵哥和钱姐是少年玩伴,乡里村邻,当年的小伙子成了帅叔,当年的美女成了一双女儿的妈妈。你们老家在璧山乡下,离复盛加油站一百多公里,不怕远吗?

钱姐说:“当然远了,上班路途的艰辛,妹儿,说了你都不相信。最初,我和赵文量不在一个班,轮休耍假,经常是错开的,他骑摩托车回家,我还在加油站上班,等我赶车赶船赶回家,他又要来上班来,说起夫妻在一个站,真的团多聚少。娃儿还小,婆婆爷爷带,当父母的也放心不下啊。两个家,一个在复盛加油站,一个在璧山乡下,两头跑。”

我都听入神了,“辛苦啊。”

钱姐继续摆:“最辛苦的是骑摩托车回家,又不能走高速路,翻山越岭走老路,四五个钟头才骑得拢,落雨全是泥,天晴全是灰,一身一脸就不说了,鼻子嘴巴都全是灰。冬天冷得穿再多都冷,热天热起蒸桑拿。有几回,我跨骑摩托车后座上,半天都回不到屋,我抱到赵文量腰杆的手都抱不动了,喊他停车歇气。又怕搞慢了,娃儿在屋头盼,真的是心急火燎又心灰意冷,泪流满面。我说,文量啊,复盛上班太远了,我们找个隔家近点的地方打工嘛。赵文量说,加油站上班恁个久了,也懂得起加油站的工作,环境熟悉。我说,那我们在璧山找个加油站上班嘛,反正都是加油站。他说,公司的领导,加油站的同事相处了恁个久,关系好,也关心我们,收入稳当,走了啷个好嘛。他有句话,说到我心头了,我一辈子都觉得他是个重义讲情的人。他说,人怕啥子嘛,人最怕的就是别人对自己好,人最怕的就是有了感情。”

钱姐眼睛水花花的,笑了笑,接着说:“我跟赵文量开玩笑说,你是不是舍不得你这个班长嘛,是不是怕到别个加油站,当不成班长了。”

我也笑了,班长成了赵哥的人生目标。

钱姐大笑起来:“你们赵哥说的,班长、连长,军长,都是长,反正是在长,越长越大,不然,这些职位,啷个不叫班缩、连缩,军缩耶?越缩越小,就没得人愿意当了。”

逗逼夫妻,太搞笑了。我问钱姐,赵哥当了十几年班长,为啥不去竞聘加油站经理呢?

钱姐急急的摆摆手,“你赵哥当站经理?不得行,不得行,他文化不高,莫看到他在加油现场跑飞起来了,他的性格,其实内心是放不开的。都是这几年公司搞开口营销,经常开站务会、天天开班前会,背口诀,三声四声服务培训,把他胆子训练大了的。你看嘛,开站务会的时候,他还没得另外几个班长会说。其实,人的能力不在大小,文化不在高低,做能够做的事,把能够做的事做好,把能够做好的事做精;心再宽,也要落地,飞再高,也是从地上起飞。你赵哥就是,他最适合当班长,也喜欢当班长,指挥得了四五个人。他是做老实事情,写写算算,赶我差远了。”

我说,钱姐,你怎么当上核算员的?

钱姐端坐身姿,得意地说:“我嘛,靠自己努力噻,我比你赵哥文化高点,多读了几天书。我当了十年加油员,三年核算员。人嘛,就是要勤奋工作,踏实多学。”

钱姐拉起我的手,自豪的放松了身体,“我们现在好了噻,我们家和公司一样,在发展嘛,总算有一些结果。加油站上班,工作稳定,我们也喜欢加油站在工作,熟门熟路的,领导同事,客户司机关系都不错。我们自己买了个车,不骑摩托了,我和你赵哥的休假安排在一起,我们可以一起开车回家休假。娃儿也大了,读书成绩都还好。只是城头的房子买不起,太贵了。但是,我们老家的房子宽得很哟,翻修一新,装修也不错,那天来我们璧山老家耍。”

赵文量和他的家,一对坚守的夫妻,两个温暖的家。

人生慢节奏,十三年就当好了一个值班长;生活快节奏,回首一望,儿大女成人,心有天地,布衣素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复盛加油站傅渝  刘波)

Ѷ